<kbd id="7lca8bfq"></kbd><address id="7lca8bfq"><style id="7lca8bfq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7lca8bfq"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"wp1g3fkv"></kbd><address id="wp1g3fkv"><style id="wp1g3fkv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wp1g3fkv"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申博官网

                  申博官网--技术学院
                  導航關閉
                  其它
                  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輕聲輕語

                  我和這些人已經相處199天了!

                  發佈時間 2019-04-04 16:17:09

                  剛拿到廣輕錄取通知書時  ,我的心情既興奮又有點小擔憂  ,興奮是因爲終於是一名大學生了,擔憂是能不能和同學好好相處 ,特別是舍友 。未來的舍友是什麼模樣  ?不求玩得嗨  ,但願合得來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開學第一天 ,我來到自己的宿舍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爲沒有想象的那樣美好,三年還在這裏度過,興奮勁減少了幾分,不由得抱怨起來。但看看身旁的舍友,雖然也有怨言 ,但淡定很多 ,和舍友稍微把宿舍衛生整理一下 ,把牀鋪好就躺上去玩手機了。這麼一來,我也不好繼續抱怨,把衛生搞好之後 ,也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。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,我發現和舍友很好相處 ,我們從少有交流到無話不說 。

                  軍訓把時間壓得很緊,我們夜晚關燈之後仍不願早早睡去 ,往往要聊上一兩個小時。談高中的經歷,談暑假生活,談新認識的人 ,談各自憧憬的未來生活。因爲又是剛開學沒多久,高三的那股勤奮勁還未完全散去 ,生活尚有積極性 。大夥輪流搞衛生 ,東西不許亂擺亂放,每次檢查衛生的同學誇讚我們宿舍乾淨整潔時,我就特自豪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早上我們一起去上課 ,起得早還能去吃碗麪 ,下課後一起去飯堂吃飯  ,偶爾還會討論哪家店的菜更香、更實惠。晚上熄燈後,舍友躺在牀上默默地玩遊戲,儘量不發出聲響。看着黑夜裏的手機燈光,我特別感慨睡覺還有人陪伴着~

                  一切都比我預想的要好得多 。

                  軍訓結束後 ,生活迴歸平常 ,我們有了充足的課餘時間。起初大家會逛圖書館,逛校園。但過了一段時間,當週圍的神祕感不再有,我們的好奇心也沒了,下課後都往宿舍跑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回到宿舍 ,吃零食、打遊戲 ,或者發呆、聊聊天。很快 ,我們發現了手機點外賣的便利,外賣小哥的敲門聲便成了每日的小幸福之一 。漸漸地我們湊不齊四個人出門吃飯,最後變成大家都窩在宿舍裏等外賣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知過了多久,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和一句“你好,外賣”傳來時 ,我們幾個都會衝上去開門,從外賣小哥手中接過自己的盒飯。外賣到了的人喜笑顏開 ,沒到的人嘟嘟抱怨。把盒飯放在書桌上,揭開 。把手機放在手機架上,點開。一邊看劇一邊吃,外面是下雨也好,酷暑也好 ,吃着盒飯的人都絲毫不受影響,反而增加了吃盒飯時的小愜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爲舍友的性格都挺溫和大方 ,所以平時福利多多,當然 ,他們也一樣 。有吃的時給你拿一點 ,缺生活用品時給你借用下,班羣有消息時給你通知下 ,缺課時還能幫你答個到。最溫馨的是 ,過生日時大家會在宿舍裏聚餐吃蛋糕。你不會感受到冷漠 ,四季的更替也不會影響你的心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說真的,我喜歡這個溫暖舒適的小集體  。

                  漸漸地 ,日子一天天過去,我們逐漸聊着一些無營養的話題,看沒有意義的節目,玩消磨意志的遊戲 ,宿舍一天比一天髒。剛上大學時的理想和熱情隱匿不見,對未來似乎沒有什麼清晰的打算。不良的生活方式惡性循環 。這樣的日子就像外賣盒飯一樣讓我感到厭膩  ,卻沒有不吃的勇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們的趣味究竟會引領我們走向何方?

                  上大學之前一直擔憂自己的舍友性格不好,現在溫暖舒適的宿舍反而讓我困擾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們想掙扎 ,但問題出在意志而非環境。在過久的自知意識中 ,終於發覺現在就是在浪費光陰,沒有了剛來大學的那種想要好好學習,畢業後去大公司工作的願景 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們開始讓自己早睡早起 ,儘量少玩手機;我們重新去圖書館看書,沉浸在獲知的世界中;參加社團活動,認識新同學 ;給遠方的朋友寫信問候,找回自己的生態圈 ;這段時間 ,我們感覺自己身心舒暢自由 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宿舍雖是一個集體 ,但每個舍友又都是相對獨立的個體。有時我們爲了種種目的,而努力和舍友交好,爲了滿足大學裏的社交需求,爲了大學畢業後能相互幫助關照,爲了日後有人跟自己一起回憶大學的歲月 ,爲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爲此 ,我們願意收起屬於自己個性的一面 ,在宿舍這個舒適的小集體中,“將就”地和他人相處着,繼而習染一氣 ,儘管我們相信這可能是一種塑料的友情。(文/輕化工技術學院 出版181:唐銘)